北京房山居民被山洪淹到脖子:别救我救我孩子

昨日,房山区大石窝镇后石门村,村道里一尺来厚的污泥、被洪水冲刷过后空无一物的民宅、轰鸣着清理倒塌房屋废墟的大车,诉说着三天前暴雨和洪水对...

  昨日,房山区大石窝镇后石门村,村道里一尺来厚的污泥、被洪水冲刷过后空无一物的民宅、轰鸣着清理倒塌房屋废墟的大车,诉说着三天前暴雨和洪水对村庄的肆虐。

  暴雨的夜幕中,村民们看到村北头的高压线突然爆炸,“人头大”的火球在雨中腾起,瞬间,全村停电。

  只有一米五高的村民王金荣,在村里经营小超市。此时积水约10厘米,她忙着往高处搬货物。

  十几分钟,超市里积水已漫过王金荣的腰,身边的货物都在水中打转。突然,骤然升高的洪水瞬间击破门窗,积水霎时间到胸部。王金荣放弃抢救货物,想爬上房顶避险。刚到房门外,湍急的洪水把她冲得一个趔趄,她抓住门前的铁架子才站稳。此时,洪水已到脖子部位,感到呼吸困难。抓到窗户旁的大木头,使出吃奶的劲儿,她爬上房顶。

  还没顾上喘口气,王金荣听到邻居杜良发在房下喊救命。随后,杜良发也到房顶上躲避。

  “别救我了,救救我的孩子吧。”房后卖烧饼的外地人刘艳萍,向王金荣凄厉地喊着。

  “孩子才一岁零一个月。”王金荣说,她抓住杜良发的双脚,让杜良发趴在屋顶上,奋力接住小女孩。随后,两人又把刘艳萍拉上房。

  站在房顶,他们看到村子里的那个傻子,在洪水中已成了“漂流瓶”。“那也是一条命啊。”王金荣招呼几名邻居,把傻子拉上房顶。此时,各条村道上,汽车和各式各样的家具噼里啪啦在洪水里翻滚着。

  惊魂未定的王金荣猛然发现,房顶上还趴着一条一米多长的蛇,“这条蛇估计也被淹得够呛,趴在房顶一动不动,我们吓得腿都软了,几乎是跪下求着这条蛇离开,后来稍微拿东西驱赶这条蛇才翻下房子。”

  村民回忆,附近的驻地官兵来到村内后,和村委会人员一起挨家挨户寻访,将部分老弱病残背到地势较高的后石门村小学。

  村支书王宏杰回忆,当晚在后石门村小学暂避的村民共有二三百人,而更多的村民则只能选择高处呆着,或者投靠亲友。

  在房顶呆了一夜的王金荣,天亮后看到小超市已空无一物。村民王文博家的小诊所也被洪水洗劫,昨日下午,王文博蹲在诊所附近的地上,从四周的污泥中正在扒捡药品,“这些药物即使不能用了,也不能这样随便扔,要不然会污染环境。”

  村支书王宏杰称,后石门村共有600多名农业人口,暴雨和洪水造成400余户受灾,主要分布在石水路两侧和村庄南侧,所幸未造成人员伤亡。初步统计,财产损失预计在9000余万元。

  “既有天灾因素,也有人为因素。”昨日,数十名村民说,后石门村上游还有三岔村、水头村、下庄村3个村庄,加上上游大山,组成一个扇形,后石门村正好位于扇形尾部,洪水到了后石门村,水量大流速快。

  “你去河道看一看,就知道是人祸了。”村民们说,二三十年间没发洪水,有村民开始在泄洪河道及河滩上种庄稼,“后来就种树,密集得跟种葱差不多,最近10余年,有村民更过分,在河滩上建房盖屋。”记者看到,沿后石门村主干道南北走向的泄洪河道,种满杨树,有的已经碗口粗。村子南头,甚至有些民宅都挤占了防洪河道。

  村主任王文广称,上世纪60年代“学大寨”,该村在南泉水河上游修建了一个防洪坝,用于防水,21日的大水直接冲垮了防洪坝,导致洪水泄入河道。

  他也认为,这次灾难确实跟泄洪河道被挤占有关,“河道被村民们种了不少杨树,无法正常排洪。”

  “六渡发现一个,八渡发现三个。”72岁的杨连水,站在房山十渡景区八渡的一处河滩上,反复地跟身边亲友念叨着。他的孙子杨晗,在洪水中失踪。

  那里被冲倒的树木和杂草中,裹杂大量塑料袋、树枝、竹竿,以及橡皮筏等杂物。“看见了没,那边竖着两根竹竿,一根竹竿下有一具遗体,另一根处则有三具遗体。”一位光着上身的村民说,竹竿就是他立的。

  当天早上,河里水小了很多,看到对岸有几个橡皮筏子,他就划船过去,准备捡过来。没想到沿河岸竟发现了三具遗体,“估计是被山洪从上游冲下来的”。

  随即,当地派出所民警赶到,沿河寻亲的也闻讯赶来。杨连水28岁的孙子杨晗,在山洪中被冲走,查找至今无果。

  家人介绍,21日当晚6点多,接到水上乐园老板的电话,说是杨晗在清理箅子时,被洪水冲走失踪。当时三个小伙子在水里清理箅子,河水突然大涨,另外两人眼疾手快,抱着救生圈逃上岸,但眼看杨晗被洪水冲走。当晚,老板就报警并电话通知了家属。

  21日的暴雨中,房山区青龙湖镇常乐寺村一对母女被山洪冲走,女儿遗体22日找到。昨日,母亲的遗体也在下游的崇青水库被发现,目前已送往相关部门做法医鉴定。

  牤牛河一条支流,穿过房山区青龙湖镇常乐寺村。山洪顺着这条河流,冲垮村东河岸小院的围墙,租住的曹付香母女,失踪在齐胸的湍急洪水中。

  曹付香的姐姐说,她们当晚7点左右,洪水冲塌了围墙后,大水漫到了腰部,等她们爬上柜子,床已经漂了起来。她和妹妹抱着几个孩子往外逃,刚出门就被湍急的水流冲倒。她在激流中翻滚了几下,被院外的东西绊住,才死死拉住留了一条命。而妹妹和怀里8个月大的女儿,顷刻间就不见了踪影。

  22日凌晨5点,洪水已逐渐退去。“不管是生是死,都要找到她们。”亲属们在河道和水库岸边来回搜寻。直到22日下午,大家终于在水库一角,找到了仅8个月大女儿的遗体。

  昨日中午,曹付香的遗体在湖南侧排水口找到。曹付香的姐夫说,家人找到她时,遗体大部分已经腐烂,面目全非,“如果不是身上的衣服,没人能认出来。”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 上一篇:五峰马渡河滩越野 游客“哇”声一片
  • 下一篇:巧用目标列表插件 各类萌宠获取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