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品温如言温衡为什么被温家抛弃

因为温家为了保护温衡,借此机会把温衡送去南方,希望她就此和言希断了联系,从此再也不想见。 陆流和他爷爷掌握了一些对温家不利的材料,后来言希...

  因为温家为了保护温衡,借此机会把温衡送去南方,希望她就此和言希断了联系,从此再也不想见。

  陆流和他爷爷掌握了一些对温家不利的材料,后来言希用自己换走了这些,和温衡分开了一段时间。温妈妈其实还是很在意阿衡的,一直是默默地让顾家大伯照顾阿衡。

  温言辛陆皆为军政世家(后陆氏转而从商),然而在外人眼中的钟鸣鼎食,亦未尝就一帆风顺。温家危机四伏之时,言家出手相救,为报答言家恩情,温衡刚刚出生即被家人送到乌水小镇,化名云衡,随养父母生活十五年。而言家私生小女被送入温家,顶替温衡成为温家小姐,名唤思尔,与“哥哥”思莞感情极好。

  十五岁时,温衡被接回温家。随思莞进入大院时,初见言希,此后便是一生的纠缠。

  然而温衡的归来,刺痛了不止一个人的心。温家将思尔送出大院,令温母和思莞无法接受,因而冷淡温衡。阿衡这个江南水乡养出来的温润柔顺的女孩,就这样开始了在机关大院里小心翼翼的生活。

  再后来,思尔回到温家。于是在言希的请求下,阿衡住进了言家,开始了和言希同在一个屋檐下的生活。彼此熟悉,彼此依赖,直到彼此情根深种而不自知。

  然而二零零零年的春节,阿衡收到了一封快递。这封快递,揭开了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也将阿衡和言希的温暖的生活彻底粉碎。守望,坚持,深情,决绝,无悔。

  十年光阴流转,百转千回之后言希终于牵起了阿衡的手,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们的岁月静好。

  当时温家出了一些事,为了保全温衡就把她送到乡下去了,而换了温思尔进了温家,后来事情过了之后,温家才把温衡接回来。

  《十年一品温如言》是一部由书海沧生所创作的言情小说。作品讲述了十年里男女主之间深深的羁绊和细水长流的感情。这是他们的故事,一种爱,两个轻转流年,谁是谁非,不过,呵呵一笑。十年含烟,梦醒时,揉揉眼睛,少年此间,那个曾经的温如言,终于尘埃落定。

  因为温家为了保护温衡,借此机会把温衡送去南方,希望她就此和言希断了联系,从此再也不想见。

  陆流和他爷爷掌握了一些对温家不利的材料,后来言希用自己换走了这些,和温衡分开了一段时间。温妈妈其实还是很在意阿衡的,一直是默默地让顾家大伯照顾阿衡。

  《十年一品温如言》是一部由书海沧生所创作的言情小说。作品讲述了十年里男女主之间深深的羁绊和细水长流的感情。

  这是他们的故事,一种爱,两个轻转流年,谁是谁非,不过,呵呵一笑。十年含烟,梦醒时,揉揉眼睛,少年此间,那个曾经的温如言,终于尘埃落定。

  作品:《十年一品温如言》,《网王—面具》(同人—言情),《清穿——此四非彼四》(已完结),《昭奚旧草》

  生于八九年夏秋之交,一路按着平凡的路线可喜可贺地成长为平凡人,平淡无闻到如今。大学专业法学,二十余年间遇到的法律无法解决的人和事确如未过筛子的稻米一样多。做得最多的动作是不停地忘记又记起。最厌烦的是陷入到复杂的思考之中,喜欢一边洗澡一边编故事。

  很久,才缓缓开口——阿衡,你在我腹中的时候,当时的温家危机四伏,你爷爷他……以前站错过队伍,后来,上头倒了,他的境况一日不如一日。当时,陆流的爷爷同你爷爷一直政见不合,他握有你爷爷的一些致命的东西,如果,他把这些东西捅上去,温家一家老少,恐怕都保不住;

  你爷爷为了给温家留一点血脉,就想起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我一直被蒙在鼓里,当时你在婴育房丢失,到思尔被抱回来,只是一夜之间。你爸爸,他,说为了保你的命,让我不许闹,结果,又过了些日子,就听说言帅一力保举你爷爷,把事情压了下去。

  可你爷爷一直不安,觉得证据在陆老爷子手中,一直不敢把你接回来,虽然,陆家有猜测,但基本上大家都认为你夭折了,而,思尔,则是言帅救我们家的最主要的动力。思尔,她……是言希父亲的私生女,亲生母亲死了,当时你言伯母和言伯父闹离婚,如果再把这孩子抱回去……言帅和你爷爷商量决定了这件事,他当时,兴许是为了补偿你,还亲自去过云家,承诺了你和言……希的婚事。

  再到后来,你奶奶一直思念你,那几年,身体不好的时候,时常戴着老花镜,看你养母寄来的你的照片。临终时,把你爷爷叫到跟前,说你受了太多苦,哭着求他一定要把小孙女接回家。

  你奶奶病逝之后,当时,你爷爷为了稳住陆家,把你接回来,咬牙把家里的财产清点,送给了陆老爷子,外面的名分是温家参股,可实际,就是……白送。比如前两年,思莞进陆氏工作,时常遭到排挤,谈生意见客户诸事不顺,要不是……

  温母说不下去了,阿衡脸色苍白,她带着哭腔,坐在厨房靠墙的地板上,说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温母抱住她,说,我从来,不敢让自己去爱你,兴许,哪一天,为了保存温家的一丝血脉,他们有把你送到哪个我看不到摸不着的角落。

  她哭着说,你让妈妈怎么活,到时,你让妈妈怎么活。你爷爷说把你送到云家,我不能有意见,你爸爸说把你送给江南顾氏,我还不能有意见。我这辈子,就生了你和你哥哥两个,他们从不知道我有多难受,可是,妈妈真的疼啊,妈妈该怎么办。

  • 上一篇:已的台南市议长又想回蓝议员讽:像公厕随便进
  • 下一篇:唐朝一品官至九品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