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多难军人当马革裹尸 ”

从燕赵大地走出的佟麟阁将军,在“七·七事变”爆发后,率部与日寇鏖战近一个月后殉国。佟麟阁将军是抗战全面爆发后,为国捐躯的第一位高级将领,...

  从燕赵大地走出的佟麟阁将军,在“七·七事变”爆发后,率部与日寇鏖战近一个月后殉国。佟麟阁将军是抗战全面爆发后,为国捐躯的第一位高级将领,国共双方都对其给予极高评价。

  佟麟阁幼时发奋读书,熟读经史。17岁时在当地县官署谋得一个文职工作。1911年11月,冯玉祥等举行滦州起义,第二年,佟麟阁仰慕冯玉祥爱国之名毅然投笔从戎。

  从军后的佟麟阁追随冯玉祥转战于豫、鲁、冀各省,屡立战功。冯玉祥曾在《模范军人问答》中这样评价佟麟阁:“能克己,能耐苦,从来不说谎话。别人都称他为正人君子。平素敬爱长官,爱护部下,除了爱读书,没有任何嗜好” 。

  华北事变后,民族危机进一步加重。佟麟阁感到抗日救国之日到来,回任第29军副军长兼军事训练团团长,主持全军事务。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佟麟阁在南苑召开的军事会议上慷慨陈词:“中日战争是不可避免的。日寇进犯,我军首当其冲。战死者光荣,偷生者耻辱;荣辱系于一人者轻,而系于国家民族者重。国家多难,军人应当马革裹尸,以死报国。”

  7月28日上午,日军步兵在飞机和炮兵的掩护下,突然从东、南、西三面向南苑发起空中和地面进攻。佟麟阁率部死战,至下午1时,接到军部命令,才决定分散撤出南苑进城。当撤退部队时,与日军遭遇并发生激战。佟麟阁突围后,又遭敌人伏击,他腿部受重伤,部下劝其尽快撤退,但佟麟阁坚持带伤指挥战斗,头部又受重创,英勇殉国,时年45岁,尸身遍体浴血, 面目伤重难辨。

  1937年7月31日,国民政府发布褒恤令,追赠佟麟阁为陆军上将。1938年3月12日,中国举办追悼抗战阵亡将士大会,称佟麟阁“给了全中国人以崇高伟大的模范”。

  抗战胜利后,1946年,为纪念佟麟阁、赵登禹殉国9周年,举行了移灵、追悼大会等公祭活动。7月28日,国民政府为佟麟阁举行国葬,由李宗仁主祭。随后,佟麟阁骸骨移葬于北京西郊香山南约一公里的兰涧沟山上。同年,将北平西城的南沟沿命名为“佟麟阁路”。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北京市人民政府对北京香山脚下兰涧沟的佟麟阁烈士墓进行了多次修缮。1979年,国家民政部追认佟麟阁为抗日阵亡革命烈士。2009年9月,佟麟阁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之一。

  如今,抗日民族英雄佟麟阁将军故居、墓地已经被整修一新,是北京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年都会有不少市民来此悼念祭拜,缅怀英烈。

  佟麟阁:原名凌阁,字捷三,直隶高阳人。1922年任冯玉祥将军陆军检阅使署高级教导团团长。后任第11师第21混成旅旅长。1926年9月五原誓师后,随部参加北伐。1928年,任国民革命军第2集团军第35军军长、暂编第11师师长、第29军副军长。1933年5月,参加察哈尔抗日同盟军,任第1军军长兼代理察哈尔省主席。“七·七事变”爆发时,在北平遭日军伏击殉国。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撤与不撤,如何撤,对有心人而言,都能看出一番“讲究”来。

  生活不是走秀,坐趟地铁,喝碗豆汁,也要围一堆人,前恭后倨着——这不闹心吗?地铁,仅仅一个交通工具,并非是贫穷的象征,更不是阶级和阶层的隐喻——那些不过是好事者的猜测罢了……

  西方人把喝酒吃饭当成一种非常严肃的社交礼仪,特别是在喝酒谈事过程中,是最反感被人打搅了,更别说被素不相识的人三番五次来打搅敬酒,更是勾肩搭背合影留念了。这不仅会被老外们视为一种极大的不尊重。同时,老外们更会把自己的肖像、社交行为当成一种个人的隐私。

  平心而论,无论文化、制度有多大差异,遏制贪腐、政治清明都应成为现代社会基本共识——在地球上,不应该有一寸土地沦为贪官们的“避险天堂”。

  • 上一篇:丝绸之路档案文献展在福州展出
  • 下一篇:戴安澜:马革裹尸的抗战将军